写于 2016-11-10 03:08:30| 新开户送58体验金| 国外

“纽约客”1977年9月19日第39页弗格森是一名离婚的中年男子,他在午夜大脑的蓝色地带发现了一些光明的时刻,从未令他感到内疚

内疚,对那些倾向于它的人来说,无需重视通常被判断为应受谴责的行为

在他自己身上,他发现了一种对他的孩子无处不在的内疚感,因为他们已经叫他们成为了

当他和他的母亲在英格兰旅行后彼此告别时,她的脸,离别的吻,他的香水仍然在折磨着他

他不断的内疚在这里压缩,她即将被抛弃的面孔是他在其他更合理的场合未能感受到的诱惑者的耻辱的结晶

内疚感是自愿压缩世界的一部分

通过他的大脑筛选他们,弗格森会变得沉迷于他们的闪闪发光,对生活漠不关心,能够入睡

在收集内疚的宝石时,他将自己的存在以及他的存在的严重失调减少到可以放在口袋里叮叮当响的几件小玩意儿,而且还有罪

查看文章

作者:闻人茯